鄙人乃咸鱼一条

【文豪野犬×乱太】所寻得的(中篇)

/真的超爱头脑组~
/文章写的不好见谅
/故事内容是什么慢慢就知道了,我就不介绍了







1.

         这间房屋,一个多月前还是凌乱到不堪入目。旋开门把手开了门后扑面而来的是阴暗潮湿的气息,嗅到的是发霉的难闻的气味。环顾屋内,木质的地板已经略显腐朽之状,几处已有破裂的痕迹。在其上面还铺满了某不知名工厂生产的啤酒的啤酒瓶子,地板边缘处还摞了一摞泡面盒子。已经很难找到踏足之地的房间,即便勉强进来,也会在刚落脚的那一刻在自己的鞋底发现某只被称为小强的生物。除了离窗户最近的一张办公桌,其余的地方布满了灰尘,房顶的墙角处挂着的蜘蛛网是不是还会垂下几只养的膘肥体壮的蜘蛛。面对这样的房间,任谁在刚开门的那一刻开始,也会头也不回的离开。

         这是一个侦探事务所,在他所有者的惨淡经营下,面临着成为废弃建筑的危机。它的所有者,是一个大概四十左右的中年人,认识他的人,称呼他为桂先生。面黄肌瘦,双眼深深地凹陷眸子毫无神采,零星的胡茬围绕在嘴边,头上顶着油的发亮的快到肩膀的黑发,棕色的衣服上也有了不少划痕。毫无疑问的是一个废柴大叔的形象。据说他曾经也是英年才俊,心血来潮弄了这么一个侦探事务所,也是破了不大不小的不少案子,前些年不知为何就颓废至此。人们对他毫无了解,也没有见过他有什么至亲之人,他本人的颓废,也就造就了事务所的瘫痪。

        

         不过,不管这个事务所曾经凌乱的多么令人刻骨铭心,也都已经是过去时了。因为两个月前,桂先生在河边捡到了一个人,江户川乱步。

         桂先生捡到乱步的时候,乱步还处在昏迷状态,他便把乱步送进了当地医院住院,还自己掏腰包用早年破案攒下来现在只用来买酒的钱付了住院费。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桂先生自然是舍不得的,就一直等着人清醒后还钱。没成想,结果并不乐观。

         “我除了自己是江户川乱步,侦探。其他什么都不记得了,更别提亲人和工作,暂时没有还钱的能力。”

         这是桂先生得到的答复。

         桂先生精神恍惚了一下,用自己干皱的手扶了扶额头,脸上的表情透露着着不可言状的悲痛之感。自己那为数不多的买酒钱,就这么打水漂了?若不是他虽然颓废,但却没有什么坏心思,估计现在就要想着将年前这个正处于失忆状态,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人的内部器官切除贩卖了。

 

         “我已经二十七了,是个成年人了!”一旁一直看着的乱步突然开口,带着微怒的口吻说到。

         “你怎么知道……我看错了你的年龄?”

         “对于名侦探来说,这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吗?”

         桂先生看着乱步,露出了诡秘的微笑,他感觉自己可以试试,让这个人成为自己侦探事务所的救星。


         乱步也果然没让他失望。说来也是赶巧,两个月内就破了两个大型的案件,再加上一些中等案件,侦探事务所的名声招牌再一次打了出去。如今,事务所的内部构造已经同从前大不相同,整个房间被装扮的像极了大型的外国友人的招待所,天花板上悬挂着价格不菲的水晶吊灯,屋内也没了那股发霉般的气味,取而代之的是摆放在屋内的观赏花花香,地板也镶上了带有银色花纹的瓷砖。桂先生整个人也改头换面,剃短了之前油腻的头发,没了胡渣,整个人年轻了不少,这么一看也是个帅气的男人。

         事务所名声在外慕名而来的有志青年自然也不少,不过最后都被拒之门外,怎么说,有了乱步其他人的作用就微乎其微了,既然如此何必还要多付几份工资聘人呢?而今日却是一反常态,桂先生,带回来了一个人。

         “乱步,这是日后的新同事。”

         乱步正坐在办公桌前的转椅子上,双腿随意得交叉搭在桌子边上,寻得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椅子背上,嘴上含着奶油味道的棒棒糖,今日刚到的报纸盖在脸上。听到桂先生的声音,慵懒的拿开了报纸露出了眯成缝的眼睛,不走心的看了一眼桂先生,有瞄了一眼他身旁未曾见过的人,突然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心底上升上来。

         那人的形象是奇葩的不行,蓬松而又凌乱的栗色短发,额前的刘海下面一双鸢色的充满笑意的双眸,白衬衫外搭沙色风衣,颈部和手腕部皆能看到露出来的缠着的绷带。此时,这人正将右手举在脸边,脸上露出明媚阳光开朗的笑容,冲着自己小幅度挥了挥手,张开嘴用欢快的语调问了声好。

         “啊,你就是乱步先生吧,我是太宰,太宰治。今年二十三岁哦,请多指教——”

         我们认识吗?这句话马上就要脱口而出,有被乱步阻拦在嘴边咽了回去。转而用另一句话代替。

         “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说着,便盯着这位名为太宰的人进行审视,企图看出自己想要的答案。他是名侦探啊,有什么能瞒过自己呢?但偏偏这次,就没有的到答案。

         “唉?”太宰歪了歪头睁大了眼睛流露出疑惑的神情。“也是侦探哦,在距离这里很远的横滨的侦探社工作。不过几周前任务失败,我被遣送走了呢,只能另寻它路了。”说着太宰还无奈的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


         这之后,陷入了一片沉寂,乱步依旧紧盯着太宰观察,而太宰也没有再说什么,也只是微笑着站着,桂先生则是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在,这样的时间,没有持续太久,在乱步轻声哦了一声后,恢复到了原来的状态,慵懒的靠在椅子背上假寐。

         乱步对于这位新成员的到来没有什么感觉,不过还是有令人开心的地方,比如,太宰总能带回来他喜欢的甜品,并且会去帮他解决那些无聊不值得一提的案子。这么一想,太宰除了总是以各种各样的当式来了结自己的生命外,他也可以算是一个不错的人。

         太宰托着腮,坐在办公桌的一旁盯着一如既往的坐在办公桌前的乱步,看着看着脸上竟有些同往日不一样的情绪,不是那副欠揍的笑意,反倒是有一种无奈与哀伤。在一旁用余光瞥到的乱步,有一瞬间的恍惚失神,竟自然的将自己口中的棒棒糖塞进了太宰的口中。缓过神来有些尴尬的看向了太宰,太宰也是微微愣了一下,脸上便一扫阴霾,露出了平常的笑容。

         “很好吃哦,乱步先生,怪不得你这么喜欢呢。”

         “……嗯……”

         乱步不着痕迹的转回头看向报纸,却再也没关注过报纸上的内容。


啊啊啊!才看到新的一集呢.ヾ(^▽^*)))

齐神是天使啊.

大家的都是天使呢.

实在是非常非常喜欢!!

觉得其实现在齐神身边的朋友知道齐神是超能力者也不会像从前一样呢!毕竟关系不同嘛!


???╮( •́ω•̀ )╭

我是不经常玩屠夫的类型。Õ_Õ

这是什么时候屠夫有了能让我看不见墙壁
的作用吗???Σ(ŎдŎ|||)ノノ

是个bug吧??(゚⊿゚)ツ

走的我这个萌新极其尴尬。⊙︿⊙

【文豪野犬×双黑】恶劣玩笑

—————————————————————————————
✘同样渣文,见谅见谅
✘恐怕还是ooc了
✘虽说推了太乱,但是双黑可是最开始知道的了,是如此受欢迎的一对,所以想着码了一篇
✘总之是想不到写什么了
✘不要喷哦!






         周身的氛围太吵闹了。伴随着阵阵枪响,枪口火光中射出的子弹飕的划破空气后穿透人的肉体,对方狰狞着张大嘴巴从嗓子中发出悲悯愤恨的如同困兽般的沙哑的嘶吼声。这种声音连带着接二连三的倒地声此起彼伏。从被被子弹射穿的抢口中流出的黏稠的玫瑰花般绚丽的殷红的血液瞬间就覆盖住了整个地面。所以才非常令人烦躁。

         中原中也不爽的皱着眉头,咬着牙齿,极其不耐烦的一脚踹在了分明中弹了已经成为强弩之末的敌人腹部,那人带着重力的作用飞出了很远,最终被摔在地面扬起一阵灰尘,抽搐了两下,没有了生命迹象。刚解决完一个,周围便又涌上了一群如丑陋的飞蛾般的人。
        
         “啧!”

          中也不屑的撇撇嘴,利用重力使周围冲上来的人向四周倒飞出去。其实中也现在的情况并没有好到哪里去。左脸上一道有些深的伤痕,血液已经凝固在脸上有了一道明显的血液的流动轨迹。,身体上上下下也有了不少的伤痕,衣服也被划破到不成样子。

          黑手党很少,不,几乎没有这样会让自己陷入惨状的任务了,因为不论哪次,散发着黑暗凛冽气息的都是他们自己。今天是怎么了呢?由于信息缺失和不准确的原因,出任务的时候完全不知道,对方拥有着一个不容小窥的异能力者。能够随意操控空间这样使武器所在空间一瞬间与自己身边的空间交换,如果利刃就形成在自己身边,那就很难利用重力防守,只能堪堪躲闪。对于这样狼狈的情景,中也非常的恼火。

          目光透过杂乱的人群,看到了对面的作俑者,那种戏谑嘲讽的表情。简直比那个家伙来令人恼火。

          活动了一下脚踝,左脚用力在地面一蹬利用重力俯身向敌人所在的方向用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飞奔过去,对方也没有移动身形,就是淡定的站在那里。如果比空间转换的快就好了!可当对方近在咫尺的那一瞬间,中也感觉到腹部传开了一阵刺痛,似乎有嗤的一声剑刃刺进身体又被拔出的声音。啊,是这样吗,直接将所移动的空间定位在自己的身体中间,这种犯规的技能。

          右手捂着腹部,微微弯腰喘息着。这样该怎么办才好,中也的大脑飞速的转动,寻找着答案。可无法完全抑制的血液的大量流出正在侵蚀着自己的意识。余光中瞥见了一个白色的带点血迹的白色条状体从口袋中掉出来,那好像是从某个讨厌鬼的身上无意中拽下来的绷带,本应该早就扔了的,可自己鬼使神差的留了下来。

          “啊——中也没了我还真是什么都做不到啊,实在是废物到不行了呢。”

          耳边响起了这样的声音,那个让自己厌恶到不行的声音,属于那个绷带浪费装置太宰治的声音。

          “对方太强了啦,黑手党终于也要输了嘛。”
 
          绝对不可能!

          “不过中也还有办法的不是吗?用那个吧,有了它中也是不会输的吧。”

          中也突然瞪大了眼睛,楞住了。

         “露出这样的表情吗?当然决定权在你哦。”

          呵,真是嘲讽。中也嘴角一边微微翘起,露出了冷笑的表情,将带在手上的手套摘了下来扔到了一边捡起了之前掉在地面上的绷带。说出这样的话后哪次还有拒绝的余地。

          随后的事情就如所说的一样,太宰说的话没有错误的时候,中也是赢了。在密集的攻击下,对方的异能终于跟不上中也的频率,下令撤退,即便如此也有过半数量的人葬送于中也的手下。周围已经没有了敌人的存在,中也也没有办法停手了。

          就这样战斗到死亡吧。从生下来就是有罪之人,无论生死都得不到救赎,那就选择更轻松一点的吧,不要在苟活于这样的卑劣腐朽的世界当中。中也的生命力终于即将消失殆尽。是多久没有使用过污浊了呢。

         “中也你竟然使用了污浊了啊!”又传出了太宰略带惊讶的声音。中也抬眼恍惚看到了那个无论何时都十分欠揍的脸。

         “不是你让我用的吗……混蛋……”

         “可是我……已经如愿死掉了啊。”

          死……掉了?对啊……自己为什么连一个死了的人的话都听信了呢。太宰他,几年前就在一次黑手党和侦探社联手对抗外来势力的战斗中为了消除对方异能贴身战斗时被杀掉了。自己就在旁边啊,看到了他那种心愿已了的表情。

          意识模糊的时候感觉一个触感冰凉的手握住了自己的手腕,是上面有人带自己离开这个地方了吗?那真是……太好了。

          手中的绷带如羽毛般轻轻的飘落了下去,身体也向前倾倒跌在地面。

          当中也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在市中心的医院中。空气中充斥着刺鼻的药剂的味道,周围雪白的墙壁有些让眼睛接受不了。

          “醒了啊。这次真是辛苦你了。”

           森鸥外站在床边说到。

          “那些都不过小菜一碟而已。”

           中也还在为自己为什么没有死亡而思考。

          “哈?你口气真是越来越大了啊,要不是我马不停蹄的赶来,你已经和那群被血淹没的尸体同床共枕了吧。”

          听到这句话后,中也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坐起身看向声音的来源,森鸥外也向病房外走去。一个身着棕色风衣的人,顶着一头凌乱的短发,靠在门边,用一脸嫌弃的表情看向病床上的中也,正是几年前就已经死掉的太宰。

         “嘛,你一定是想问我怎么还活着。那我就勉强为你解释一下吧。我很本就没有死哦,真是个悲哀的故事,我只是在上次的案件中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就利用死亡的假象去研究了一下,这次的黑手党遇袭事件也包括在内哦!虽然你会使用污浊也在预算之内,但时间还是紧了点。”

          中也的面部抽搐了一下,两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低着头脸阴沉的不成样子。太宰仿佛没看到一般,向中也走去,用好笑的神情继续说着。

          “所以之前看到中也以为我死掉了的时候就小小的开了个玩笑,结果的得到了不错的反应啊。”

          “你这个混蛋!还是死掉了的好!”

          这样恶劣的玩笑很本没有办法让人开心起来。

          抬头刚想一拳头打出去,太宰却直接贴近了过来捏住中也的下巴,使两人的视线对上,在两人的脸距离两毫米的位置停止了接近。

          “嗯,中也你还是一样的没品,一样的令人讨厌就是了。”

<<<<<<<<<<<<<<<<<<<<<<<>>>>>>>>>>>>>>>>>>>>>>>
○一如既往的写到后面就不知道是什么了。
○两人文中交谈的其实不多。第一次是幻听。
○本来想虐的,发现虐不起来,想甜也甜不起来,结果就成了这样什么也不是的平淡失败文章。
○实在是超级失败啊!

【文豪野犬×乱太乱】既来之则安之

——————————————————————————————
✘新人首写,渣文见谅
✘大概是ooc的了
✘日常邪教,沉迷冷cp
✘就是随便写写(?
✘超级爱头脑组,一生推
✘请不要喷哦!

       



        “你之前是做什么的?”

        “就是无业游民啦。”
      
         从这时候开始,乱步就觉得,自己大概是讨厌面前这个人的。栗色的蓬松而又凌乱的短发,不修边幅却不难看出清秀的面庞,随意搭在额前的刘海下鸢色的眸子表面上装点着单纯与开朗,随意摊开的双手看上去轻快悠闲。但是,身为名侦探的乱步不难从中看出难以察觉的那份从对方周身散发出的与展现出来的那份热情完全相反的阴郁。即便是如此,乱步也蓦然意识到,他无法真切的看透对方,这个名为太宰治的男生。

         如世人所说,眼睛是乃心灵之窗。人们可以克制住暴露自己内心的小动作,可以隐藏住不经意的小习惯,甚至僵化住面部的微表情。但眼神,眼睛里所透露出来的,总会将人所掩盖的一切暴露于空气当中。若以上所述为实,那么太宰的眼睛一定是与他的心断绝了联系,那双眸子,总能够掩饰的完美无缺,是一举一动乃至神态都没有纰漏的人。

         乱步还不至于就此便放弃或者说是示弱,他还是看到了太宰那去夜晚般死寂幽邃的目光。太宰其实从没有掩饰过自己对于所处世间的无奈与绝望,这从他频繁的入水,那份对于死亡的执着中就可以看出来。可这都不是想要看到的。所以说乱步是真的讨厌他啊,连生存的欲望都想不到的人!他们恍若隔世,生存在两种不同世界的人,一个生活在彼岸一个生活在此岸,当乱步的目光犹如冷冽的寒刃冲出刀鞘刺向对方的时候,总有无数的盾牌格挡在中间,他与他,总被隔膜遮挡住视线。所以说才讨厌他啊!让大名鼎鼎的乱步为此而费神!

         但成为现如今的状况到底是为什么呢?

        
         如同往日无差别的,其他人为完全没有必要大惊小怪的琐事所谓任务而东奔西走,乱步则独自一个人坐在侦探社的办公桌前,全身放松的悠闲的窝在黑色靠椅的椅背上,双腿自然的重叠搭在桌子上,翻看着手中的报纸。

        “乱——步——先——生——”

         随着一声开门声音的响起,一阵清爽明朗的喊声通过空气的传播传到了乱步的耳朵里。随后便将报纸放在腿上留出一条视线,偏过头看向门口,即便是不用想对方也是太宰这样的事。太宰带着异常明媚的笑容走向了乱步,边走边将从一开始就背在后面的手拿到前面来,左手拎着一个纯白色的周围还用银色的线条装扮的包装袋。

        “我出去闲逛的时候,看到了这个哦!”太宰高高举起手中的东西展示给乱步看。“其实我对糖果甜品什么的没有太高的追求啦,尤其是这一款,它为什么这么大呢!像拇指般大小不好吗?”皱着眉头对这种一般人不会在意的事情吐槽。乱步低下了头,继续看着手中的报纸。

        “不过乱步先生你是喜欢的吧。”太宰的视线终于回到了乱步身上。“但这好像是那间店出的新品呢,排队的人都可以排出横滨了,啊啊,可是用尽了所有精力才买来的呢!”

         太宰的脸上满是愁容和抱怨,还一直手舞足蹈的来叙述这段话,在话音落下的时候双手将包装袋举在胸前眼睛放光般的看向了乱步。如同一只刚刚捡回飞盘等待食物的小狗,等待着乱步的夸赞。

        “太宰你那样的眼神是什么啊,难道给名侦探买零食不是应该的事情吗?!好了好了,快给我吧。”

         说着手便伸了出去,等着对方将袋子放到手上。但过了许久,零食都没有如期而至的接触到自己的掌心。乱步抬眼,便看到太宰将零食袋高高的举过了他自己的头顶,另一只手背在身后低着头眯眼睛对自己笑着。

         既然利用身高来提出这样的要求吗,实在是太犯规了啊太宰。

         两个人实在是都太过聪敏,对方的意思哪怕不叙述出来,也可以在瞬间知晓对方的意思。乱步将放在桌子上的腿放了下来,将转椅转到面向太宰的方向,将手伸去,方向却不是零食,而是揪住了太宰前襟的衣领,迫使人俯下身来,自己也微微前倾昂首吻上了对方的唇瓣,牙齿惩罚般的在对方柔软的下唇咬了一口,便送开了对方,拿走了对方自然下垂的手上之前用来威胁他的零食。

         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后乱步就恢复了原来的姿势,从袋子中拿出了一颗糖果打开精致的包装后含在嘴中,糖果的香甜气息在口腔中散开,新品啊。还是很甜的。

        “这样差劲的索吻方式,太宰果然是个大笨蛋。”

        “乱步先生不也还是喜欢上了这样的笨蛋吗?”

         太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桌子的对面,左手单手托着腮半趴在桌面上,脸上依旧是挂着那副戏谑的笑容。下唇还因为刚才的亲吻有些微微泛红。自己是不是不够用力了,乱步不知为何突然这样想到。

        “哼,能得到名侦探的喜爱可是你的荣幸啊!”

         太宰没有在继续说话,乱步也只是继续看着手中的报纸。一刹那间纷扰世界中难得的片刻宁静才是所真挚需要的东西了吧,这份安静祥和的珍贵之处也是不言而喻。

         所以,如果是那样的讨厌对方啊,现在的情况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嘛,这种事情不重要的吧。而且乱步早就对这样用常理和逻辑无法解释的事情有过了回答:

         “若合我意,一切都好。”

<<<<<<<<<<<<<<<<<<<<<<<<>>>>>>>>>>>>>>>>>>>>>>>

“为什么不能像拇指一般大小呢?”

这样的话来源于太宰治的《人间失格》